新手無需扮專家 ‧ 謙虛學習酒智長 – 對幾個威士忌術語的澄清與探討

剛回港兩天,馬上收到酒友傳來一段被各大香港威士忌群組瘋傳的「威士忌教學片」,題為「新手扮專家必備!4個你必須學懂的威士忌術語」。說實在,製片的那個媒體Mr. J一直沒有追看,因為它又是一個「偷內容賊媒」(之前偷iMoney專題文章那次記者朋友火都嚟)。首先,Mr. J不太明白為何品酒新手有需要去扮專家呢?咁做很有型嗎?即係你返學讀書,有何必要在第一堂就裝作什麼都懂呢?(除非你是謝霆鋒或陶傑,他們流的是「不懂裝懂的血」,是扮嘢界達人,常人怎樣苦練也不會有那種神一般的功力。)其次,扮嘢有一個很重要的條件,就是要「扮得似」,那如何扮一個高手而扮得似呢?Mr. J認為不要在其領域中搞錯一些基礎知識是最低限度的條件,否則讓人一眼看穿就真係追求型而至最終顏面掃地也,一字曰:何必呢(Mr. J相信只是那媒體編輯的吸睛作法,非片中論者的本意)。   回到4個威士忌術語,片中論者可謂誤解甚深,四中錯三,還有數個邏輯有誤的細節,此文希望以正視聽。畢竟學壞兩分鐘,學好多年功嘛。讓我們不需扮專家地一同討論,一同謙虛學習。   一、OB vs IB 從歷史看,很多酒廠初建廠時都沒有裝瓶設施,他們所造的酒很多時都是供酒商買下作調和之用;所以,原廠裝瓶(Official Bottling/Original Distillery Bottling)本來就是較後期才出現的。嚴格來說,蘇格蘭《STWR 2009》的法規並沒有為「原廠裝瓶」(OB)或「獨立裝瓶」(IB)立下法律定義,而一般閒聊下OB的意思是指酒廠為自己所造的酒自行裝瓶,這個定義沒有錯,但現實情況卻沒有這麼簡單,Mr. J甚至認為這個問題深入研究下去的話可以非常複雜。 例如愛爾蘭威士忌基本上都不以酒廠名稱裝瓶,而是以「品牌」名稱推出市場,舉例說Cooley Distillery就很少以酒廠名稱裝瓶,市面上較常見由Cooley出產的品牌有Connemara與The Tyrconnell,我們普遍都會認同這些為OB出品。所以片中說「OB以原酒廠的名稱出品」其實是不正確的說法。記得早陣子就有台灣資深酒友們在討論Teeling現在的出品算是OB或IB的問題,雖然現在Teeling已有運作中的新酒廠,但現在市面上的Teeling Small Batch賣的其實都是Cooley所造的酒,所以即使是以酒廠名稱推出的,在Mr. J眼中看來還是應作IB對待。 類似Cooley Distillery以品牌名稱推出的酒款在蘇格蘭也有不少,例如Springbank Distillery的品牌Hazelburn與Longrow、Tobermory的Ledaig、Bruichladdich Distillery的Port Charlotte 與Octomore等,這些全部都被認同為OB出品。 又有一些私人選桶,是由原酒廠幫忙裝瓶的,這些普遍也被視作OB出品,通常酒標會寫明XXX …

Whiskyfair Takao 高雄威士忌打狗群英會

序 從「高雄『打狗』群英會」回來近半個月,不少朋友已經寫了是次大型威士忌活動的回顧(例如:中文的有Patrick這篇,英文的有Angus這篇),Mr. J還是想微微一寫自己的會後感想。先講結論,這次是Mr. J近年參與不同地方的大型威士忌酒聚中玩得最開心的一次,搞手Michael有心有力;當然,若你問是否有可以改善之處答案是肯定的,只是瑕不掩瑜,作為兩岸三地第一次Whiskyfair,Mr. J想說這真是一次大成功! 記得去年香港Whisky Live後Mr. J曾寫道一個理想的大型酒聚該有的元素(Link),不妨繼續以這些元素作為是次打狗會的評價框架,當天寫下的七大元素為:(一)清晰的定位、(二)多而廣的酒款、(三)多向度交流、(四)廣闊的知識光譜、(五)浪漫與熱情、(六)充裕的時間、和(七)乾淨和充足的空間。下面我們逐點分析: 一、清晰的定位 – 通常這類大型威士忌活動可以粗疏地分為「普飲為主」和「珍飲為主」兩類型。前者多展示一些酒廠裝瓶的基本款,通常是付了一定的入場費後,就能「隨便喝、隨便試」所有基本酒款,這類all-you-can-drink/自助餐/喝到飽的酒會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常常有人走來「買醉」,而並非為「品酒」而來的,他們追求的只是酒精,而不是酒中的美智閱曆。甚至聽聞有人會「多人共用」一張入場券,進進出出,輪流「飲到嘔」,沒格調得很。 這次高雄威年華就不同了,事前大家已從宣傳中得知參展的以IB、特別酒款、舊酒為主,與普飲款主導的酒會有別。加上主辦方已講明逐杯付款,把不少只是想以單一入場費來買醉的人「篩選」掉。清晰的定位,換來有清晰目標的觀眾,來的相信就算不是老手,也絕少是入門新手吧。雖沒有正式統計,但據連續兩天在場內目測,應該有1/6至1/5的入場朋友來自香港,這些與Mr. J一樣遠道而來的朋友,大都是資深飲家,會來大多就是為了單純對威士忌的熱愛,和想嘗試一些特別酒款的好奇心。加上,這次威士忌酒聚選點在高雄,對不少如Mr. J般的香港朋友來說也是相當吸引,畢竟大家普遍對台北已經非常熟悉,而平時又真是沒有什麼吸引人們特意去高雄旅遊的理由,所以這次打狗會也成為了不少人第一次踏足高雄的契機。 二、多而廣的酒款 – 這次參展的單位也算相當多元,除了廠牌代表外,還有代理商、獨立裝瓶商、亞洲不同地區的酒吧代表、專家私藏等。舉例有台灣本土的南投酒廠、瑞士Säntis Malt、瑞典的BOX、The Whisky Agency、Cadenhead’s、日本的信濃屋(Shinanoya)、Gordon & Macphail、Wilson & Morgan、Whiskybase、方酒坊、The Mash Tun、酒水沙龍、醉俠、威士忌專家Angus MacRaild與KC的私藏、 亞洲味蕾協會等等等等,多不勝數。參展商眾多,基本上每一攤都預備了相當海量的有趣威士忌款式讓來賓品嘗,而且價錢也屬相當合理,絕非普遍香港生意人的「賺到盡」所為。故此,在短短的兩天之內要全試場中所有威士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很多經驗豐富的威友都為之準備了不少分享瓶,將「奇珍異寶」裝回家再慢慢品味。 至於經驗較淺沒甚準備的朋友,主辨方也很照顧,現場有兩三攤也有分享瓶賣,價錢亦算非常合理。Mr. J本身帶了二三十個分享瓶去,但是發現嚴重不夠用,要在現場多買一堆,單從這點,是次高雄威年華在酒款的這標上絕對能獲得好評!(最終帶了近四十個分享瓶回家,要勤力點做功課了!) …

過桶熟成之「J實驗」

其實在過去這幾個月,Mr. J儲下了很多有趣的威士忌資料,只是一直沒時間好好將它們整理。今天先和大家分享一個年初做的「桶木實驗」。話說去年有幾位友人從外國不同地方帶了一堆不同類型的「橡木桶碎」給Mr. J,當中有美國波本桶的、歐洲橡木雪利桶的、法國紅酒桶的、甚至少量特別桶的。作為實證派的品威研究者,當然相當興奮,急不及待要拿桶木實驗一番……

有規有矩的酒標年份

上星期學社有兄弟提出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是一個關於「酒標年份」的處境題,和大家分享一下,問題的處境如下:「有間酒廠喺Scotland,喺2000年5月1日蒸餾咗一批 new make spirits,放咗喺一個steel tank入面,直到2001年1月1日先入桶,桶陳至到2017年5月2日將嗰桶酒倒咗入一個好大既glass container入面。之後2018年1月2日入樽開賣,咁請問支酒係一支幾年嘅酒?」……

演繹古書中的亡酒風味?

Mr. J早幾日與學社的友人們參加了The Lost Distillery Co. 的品酒會,講者是他們的品牌大使Ewan Henderson。Ewan說這是他們第一次在香港介紹這幾隻酒款。簡單介紹下Lost Distillery,雖然他們有distillery之名,但其實並非一間蒸餾廠,也不是擁有大堆已閉酒廠存酒的收藏家,根據他們自己的講法,是要憑著翻查古籍文獻,按自身的理解,以當下可用之酒調配出往昔的可能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