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酒、歷史、釋經學——以這瓶Glen Garioch作切入點

前言   過幾日就是復活節了,不如就襯這個機會一寫這瓶富有「宗教意境」的威士忌吧!今次寫這瓶酒有點特別,特別的不是酒之本身,而是它的酒標設計。此酒為友人位於新竹的Cross Whisky Bar的兩週年選桶,雖然酒標上寫著 “Blended Malt” ,實為假扮湯匙桶的單桶單麥,Undisclosed Glen Garioch是也。   關於Glen Garioch蒸餾廠   說起Glen Garioch這間酒廠,香港酒友可能較為陌生,相信飲過其出品的朋友不會太多。這酒廠的核心酒款現時只有12年、Founder’s Reserve、Virgin Oak(官網並沒有將此酒款置於核心酒款之中)三款(還有少量的Vintage品項)。Glen Garioch於1797年由Manson家族所創,至1837年重回Manson家族之手前中間多次易手,雖重回家族之手,「但因管理不善」,酒廠最終於1884年關門大吉,賣了給J. G. Thomson & Co。與J. G. Thomson & Co同樣位處Leith的葡萄酒及烈酒商William Sanderson於1886年加入成為酒廠部份持有人後,Glen Garioch這所全蘇格蘭最古老的其中一間威士忌蒸餾廠才真真正正發展起來。1860s至1880s年間,因為法國遇到葡萄虱(Phylloxera)災害,使很多葡萄酒莊和干邑廠的存桶遭到大肆破壞,蘇格蘭酒商看準機會,推出多款調和威士忌作品成功搶佔市場。當時銷情最好的,就是由William Sanderson所創的「VAT …

威士忌人語:黑老闆專訪

威士忌是個超越種族與身分地位的語言/媒介。如我先前所提,剛學威士忌之時,我只是個什麼都不懂的窮學生,但許多早已事業有成,甚至身分顯赫的前輩,卻大方的分享他們名貴的酒與各種知識,不曾因我無法給予任何回饋就不理會我。一位在酒吧認識的前輩,當時說了一句我至今都記得的話:「有緣坐下來一起喝酒的就是朋友,那些身分地位什麼的,都是門外的事。」透過威士忌,我也確實結識了各行各業、各年齡層、各種國籍的朋友。你說,這樣的媒介你能不愛嗎?……

借Jane Walker談談常見對女性主義之誤讀

其實早在年初得知Diageo集團會以Jane Walker之名推出新的Black Label特別版,Mr. J已經想借此機會來談談一般人對女性主義的誤解。根據官網,Diageo為讚揚女性的成就(to toast the many achievements of women)和支持繼續推動性別平權(gender equality)於本月在美國推出命名為Jane Walker的品牌特別版(Logo也由原來的大步前進男變成大步前進女),以配合該月的「全國婦女歷史月」(National Women’s History Month)和「國際婦女日」(International Women’s Day)。推出這款特別版威士忌的同時,Diageo為之發起了一場捐款運動,表示每售一瓶Jane Walker便會捐出美元$1給支持女權運動的組織(如Monumental Women),上限為美元$250,000。然而,推出這個品牌,特別是副總裁Stephanie Jacoby上月底接受了Bloomberg訪問之後,在媒體間引起了一些女權朋友間的爭論……

2017年10支Mr. J想記錄下來的威士忌(下)

上篇寫了去年選錄的5款酒以後,有讀者催促Mr. J快快推出下篇。所謂慢工出細貨、欲速則不達,Mr. J向來較著重文章的深度,從未想過要成為一日一文的快筆。若只是要寫得快,其實一點也不難,大量「抄考」網上海量的市場推廣語言偽術就可以了,這也是今天不少「專家」專欄、foodie blogger等的做法;對Mr. J來說其實無乜所謂,百貨應百客,反正「神抄之塔」一樣大把人玩,只是若你散佈的資料錯得太過份,去到誤導他人的時候,很多作威士忌教育和推廣的朋友與Mr. J一樣,都認為適時糾正一下是必須的。部份讀了上篇的朋友跟Mr. J說,我選錄的5支入面有4支都屬老酒或舊酒,若非友人提起,其實Mr. J是沒察覺的;現在看看,又真是如此,而且《下篇》所選錄的5支威士忌,也全是老酒或舊酒耶(笑)……

2017年10支Mr. J想記錄下來的威士忌(上)

Mr. J跨年外遊時講過回港後要一寫2017年嘗過的好酒回顧,依家港已回,是時候找數了。說實在,這年試過的威士忌款式說多不多,但又絕對不算少(三四百款吧),要從中選出10款上榜我也思考了很久,唯有隨心而發,只記我特別想書寫的酒款。此榜排名不分先後,也沒有給予分數;畢竟能被懶於寫字的人記下來,應該都是值得細試的好酒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