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桶熟成之「J實驗」

其實在過去這幾個月,Mr. J儲下了很多有趣的威士忌資料,只是一直沒時間好好將它們整理。今天先和大家分享一個年初做的「桶木實驗」。話說去年有幾位友人從外國不同地方帶了一堆不同類型的「橡木桶碎」給Mr. J,當中有美國波本桶的、歐洲橡木雪利桶的、法國紅酒桶的、甚至少量特別桶的。作為實證派的品威研究者,當然相當興奮,急不及待要拿桶木實驗一番……

演繹古書中的亡酒風味?

Mr. J早幾日與學社的友人們參加了The Lost Distillery Co. 的品酒會,講者是他們的品牌大使Ewan Henderson。Ewan說這是他們第一次在香港介紹這幾隻酒款。簡單介紹下Lost Distillery,雖然他們有distillery之名,但其實並非一間蒸餾廠,也不是擁有大堆已閉酒廠存酒的收藏家,根據他們自己的講法,是要憑著翻查古籍文獻,按自身的理解,以當下可用之酒調配出往昔的可能風味……

自私與無私的品酒筆記

早陣子有朋友提問:應該如何寫品酒記錄?Mr. J有些想法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首先,Mr. J將品酒記錄分為兩大類:(一)個人的;和(二)公開的。從撰寫選材到應用,兩者都大為不同,前者是作為個人印象的表述,主要作用為使自己的記憶留下「可召回的痕跡」;後者則是作為引子,以給讀者提供有意義的資訊,作為其對陌生酒體的判斷和參考……

從酒單比較看威士忌入門課

從產區談威士忌的不同其實不容易,與深根性的葡萄不同,雙重蒸餾的做法,加上普遍使用專業發麥廠(commercial maltings)的供貨,威士忌的「風土」(terroir)常常被人忽視。Mr. J在品酒會中也常對入門者提及別以為同一產區造出來的威士忌都一樣,要看蒸餾廠在製作過程中每項細節的決策才能了解其風味。日本秩父蒸溜所(Chichibu Distillery)的創立人肥土一郎(Ichiro Akuto)說過,他們相信威士忌的風土最主要是源在熟成的環境;而澳洲Lark Distillery的創立人Bill Lark說過在威士忌入樽前用以稀釋的水也是大家意想不到的風土元素,不少酒評家以看葡萄酒風土的方法搬字過紙的去評鑒威士忌的風土是不適當的做法,當中的複雜因由遲下另文再談。簡單來說,以不同產區的威士忌去介紹蘇格蘭的地圖是可以的,只是遠遠不足夠談產區的風土與風味罷了……

白橡木明石調和威士忌介紹與品評 White Oak Akashi Blended Whisky 40% (Export ver.) Introduction and Review

今次要介紹的這款調和威士忌最初進入歐洲市場時引起過一場風波!在2011年,法國進出口酒商Les Whiskies du Monde將這款Akashi Blend引進了歐洲,到6月時同是來自法國的競爭對手La Maison du Whisky對這款調和蒸餾酒能否合法地稱作威士忌提出了質疑,主要是因為在日本買到的Akashi Blend其原料並非純麥芽或穀物,而是混合了糖蜜(molasses)造成的烈酒,糖蜜是冧酒的常見材料,換句話說,日本版的「明石調和威士忌」實屬一種調和烈酒,有點像泰國常見的Mekhong烈酒般,只是其糖蜜比例應該低很多罷了。所以,理論上這款酒在歐美等地是不能以「威士忌」之名出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