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人語:黑老闆專訪

威士忌是個超越種族與身分地位的語言/媒介。如我先前所提,剛學威士忌之時,我只是個什麼都不懂的窮學生,但許多早已事業有成,甚至身分顯赫的前輩,卻大方的分享他們名貴的酒與各種知識,不曾因我無法給予任何回饋就不理會我。一位在酒吧認識的前輩,當時說了一句我至今都記得的話:「有緣坐下來一起喝酒的就是朋友,那些身分地位什麼的,都是門外的事。」透過威士忌,我也確實結識了各行各業、各年齡層、各種國籍的朋友。你說,這樣的媒介你能不愛嗎?……

Mr. J評Whisky Live Hong Kong 2016:一篇以建設為目標的回饋

Whisky Live在世界不同角落也是一個有認受性的聚會,是一個廣受全球威友歡迎的品牌,今日來到香港絕對是一件好事,加上場刊的設計和標準Token的製作都很精美(比年初Malt Masters的造得更美),對於Whisky Live引進者的努力絕不能夠抹殺。然而,作為一個對大型酒展的長年觀察者,一個致力推動本土品飲威士忌文化的寫評人,沒背負任何品牌職銜是Mr. J的一個「優勢」,更應該勇敢地作出中肯評鑒,一味讚好很容易,狠狠地罵也不難贏得掌聲,只是平誠說真心話則要有抵得住孤寂的預備,這篇的內容冒著得罪部份搞手之險,為的是希望下次大型酒聚做得更好,愛之深才責之切,望這篇能成為一篇「有建設性的回饋」(a constructive feedback)。香港,是我們的香港;酒聚,是我們的酒聚……

從酒單比較看威士忌入門課

從產區談威士忌的不同其實不容易,與深根性的葡萄不同,雙重蒸餾的做法,加上普遍使用專業發麥廠(commercial maltings)的供貨,威士忌的「風土」(terroir)常常被人忽視。Mr. J在品酒會中也常對入門者提及別以為同一產區造出來的威士忌都一樣,要看蒸餾廠在製作過程中每項細節的決策才能了解其風味。日本秩父蒸溜所(Chichibu Distillery)的創立人肥土一郎(Ichiro Akuto)說過,他們相信威士忌的風土最主要是源在熟成的環境;而澳洲Lark Distillery的創立人Bill Lark說過在威士忌入樽前用以稀釋的水也是大家意想不到的風土元素,不少酒評家以看葡萄酒風土的方法搬字過紙的去評鑒威士忌的風土是不適當的做法,當中的複雜因由遲下另文再談。簡單來說,以不同產區的威士忌去介紹蘇格蘭的地圖是可以的,只是遠遠不足夠談產區的風土與風味罷了……

威士忌二三事:國際威士忌日

明天,是「國際威士忌日」。2007年,8月30日,威士忌作家Michael Jackson離世(是的,好多世界名人都叫Michael Jackson……),他的《Malt Whisky Companion》至今還是全球銷量最多的威士忌書籍,另一本《The World Guide to Whisky》亦是世界top 10著作。為記念Jackson這位威師良友,包括Charles MacLean、Dave Broom等一眾威士忌達人將Jackson的生日3月27號定為「國際威士忌日」……

威士忌的種類(二):原料劃分—穀物與調和威士忌

上星期Mr.J和大家介紹了何謂麥芽威士忌,今日,就講下其他威士忌原料的種類。第一樣想講的,是上回介紹的大麥芽(malted barley)其實也是一種「穀物」,所以當人們提到穀物威士忌時,大麥芽也可以是當中原料之一。其他常見的穀物威士忌原料還有栗米(台灣叫玉米,corn)、小麥(wheat)和黑麥(也叫裸麥,rye)等。除了原料不同外,穀物威士忌的蒸餾方式與麥芽威士忌也有分別……